新闻中心

乐高玩具 中国市场做加法

乐高玩具 中国市场做加法

日前,全球知名玩具巨头乐高集团全球总裁Jorgen Vig Knudstorp(以下简称Jorgen)在出席该公司位于中国浙江省嘉兴的工厂开工典礼时向记者透露,该公司的营收在过去十年内翻了四倍,在中国市场的发展也很快。这位在全球市场倡导一系列瘦身计划的领导者,在中国市场却大张旗鼓做起了“加法”。
  
  据悉,嘉兴工厂也是乐高集团在亚洲的首个工厂。投资金额高达数亿欧元,总占地面积315000平方米,计划到2017年雇佣员工1500人。三十余万平方米的面积,容纳的是乐高对于中国的野心。
  
  最昂贵的积木
  
  执掌乐高十年,Jorgen某种意义上就代表了乐高,在自我介绍时,他递给记者一个乐高小人,绿裤子棕头发,戴着眼镜,小人的身体上印有他的名字和邮箱。
  
  面对“中国工厂投入运营后,乐高产品价格会否降低”的问题时,Jorgen直言:“价格不会有任何变动,我们嘉兴工厂的建造的最主要目的也并非降低成本。”之所以能有这样的底气,背后是乐高在中国市场的靓丽业绩。
  
  2013年,全球玩具市场整体表现下滑。乐高2013年的年报显示,北美地区市场年收益有所下滑,欧洲玩具市场整体表现平缓。而在亚洲地区,日本市场持续下滑,但新兴市场中国,销售额同比增长50%以上。而在形势更好的2010年至2012年,乐高在中国的销售增长率分别为45%、50%、80%。
  
  不过,对国内的中产家庭而言,乐高绝对是“昂贵的玩具”。记者查询发现,一套颗粒数为1276颗的托盘搬运车系列在某网购平台上售价为1299元。
  
  谨慎开拓二三线城市
  
  其实,乐高的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。2000年前后,为应对电子玩具的冲击,乐高管理层决定延伸乐高的产业链价值。他们在美国、德国和英国建造规模宏大的乐高乐园,直接涉足大量衍生产品的业务,包括电子游戏、服装、软件等,力求实现商业价值最大化。
  
  但产业链的延伸并没有带来营业额的增长。2003年,乐高的销售额从前年的101.16亿丹麦克朗下滑到71.96亿丹麦克朗,亏损9.35亿丹麦克朗;2004年,乐高的亏损扩大到19.31亿克朗,公司深陷债务泥潭。
  
  Jorgen就是在那时接任乐高CEO。他一上任就提出回归创造力、乐趣和品质的核心理念,专注拼搭玩具制造的优势业务,并坚定执行“环球瘦身计划”。
  
  而在中国,Jorgen却做起了“加法”。但激进地扩张也绝不会是有过前车之鉴的乐高的选择。“我们最大的困难和敌人,都是我们自己,怎样去把握发展的尺度。”乐高中国的总经理陈宜智说,在高增速下,二三线城市是“致命诱惑”,“我们进入二三线城市,把量铺开不难,但同时做到保证服务与体验的质量就很难,这不是乐高想要的。”

上一页:No informtation!

下一页:No informtation!

返回上页
产品类别
联系方式

电话:0531-8812655

传真:0531-8812656

邮箱:jack@ycduowei.com

网址:ycduowei.com